昆明: 多云 2℃~15℃
歷史文化名城

老昆明:中國通往南亞東南亞的驛道中心

來源: 昆明日報   2022-01-21 10:57   字號: [        ]

76731642689962842

走出昆明的馬幫。

云南山川險阻,古代運輸全靠人背、馬馱,至今在一些偏遠山區依然如故。馱運之路,或砌石為之,或填土為之,稱為驛道。昆明驛道歷史悠久,早年有西南絲路,后來秦代開五尺道,漢代通西南夷道,昆明都是一個重要節點。

昆明驛道有北、南、西、東四路,早先專為傳遞官方文書、轉運官方物資而建,至元代而完備,正式開通官驛,路、站俱全,自成一統。初其作用為便于上令下達、下情上傳,還因云南僻遠,任官以為畏途,土官土司朝貢來去不易,于是設置驛道驛站,使其來去有所依托。民間人員、商旅往來也多經驛道而行,這樣,驛道就成了昆明通向內地、省內各地以至南亞東南亞的交通干道。

四通八達的老昆明古驛道

在昆明交通史上,驛道功不可沒。云南全省江河均為各大川之源,水險灘急,無舟楫之利。全省萬山盤路,鳥道紆曲,除各小盆地間短途運輸間有牛馬車外,一般商貨全靠馱運。兩千年間,驛道交通就是昆明的命脈。

元代昆明對外驛路大多沿唐宋舊道而建,或取便徑,或取直路,或開別道,更為暢通。明代又得發展,清代達于極盛,形成了以昆明為中心的11條主干驛道,東通我國黔桂、南抵越南、北聯我國川藏、西接緬甸和印度,總長約9400公里。據2002年版《昆明市志》分列如下:

迤東驛道:從昆明到貴陽,又稱迤東大道、通京大道,為昆明通往內地的主要路線,全長470公里,行程20天,共設23驛。其中昆明到大板橋為石板路,路寬1.7米。

羅平驛道:從昆明到興義,為銅鹽外運重要通道,全長381公里,行程10天。

滇桂驛道:從昆明到廣西祿沖,為南宋時大理馬匹貿易、清代云南鹽、銅、茶葉外運通道,全長974.9公里,行程25天,設25驛。

昆昭驛道:從昆明到四川敘府(宜賓),秦漢時開通,先分四路通達東川,再北行抵敘府。清代為運銅要道,路極狹險,全長974.6公里,行程24天。

昆皎驛道:從昆明大西門到祿勸皎平渡,俗稱川滇驛道,全長277.6公里,行程10天。

昆西驛道:從昆明到西昌,以左中右三道通達,全長563.8公里,為昆明到成都的重要通道。

昆瀘驛道:從昆明到四川瀘縣,俗稱迤東驛道,為明清重要軍事道路,全長929.7公里,行程25天。

滇西驛道:從昆明西門到緬甸八莫,稱南方絲路、西南夷道,全長1173.5公里,行程33天。清同治年間,昆明小西門到安寧段鋪為3米寬的石板路,為滇西各州縣入昆要道。

昆巴驛道:從昆明到西康巴安,俗稱滇西驛道,是昆明進藏必經之道,也是忽必烈征滇的路段之一,全長1742.9公里,行程43天。

昆車驛道:從昆明到車里(今景洪),俗稱佛海道,再住南可達老撾、泰國,西南可達緬甸,全長891.8公里,行程25天。

昆百驛道:從昆明到廣西百色,可多路通達,其中一路甚至繞道越南,可從海防出海,也可東到剝隘,再到百色,為云南通往兩廣和出海主要通道。全長1090公里,行程28天。

此外,還有不少驛道支線連接各州府縣和村寨,形成了一個以昆明為中心,遍布全省的驛道網絡。民國初期,通過各條驛道往來昆明的馬幫騾馬約有19000匹,馱運十分興旺。

滇驛道之難,可比蜀道之難于上青天。其一些路段狹不過二三尺,高懸峭壁,其下深淵莫測,其上馱馬行走,不能掉頭,一概有進無退。若事先沒有聯系好,馬幫迎面相遇,只有一拼,倒馬奪路而前。弱者若識時務,自翻馱馬,可求一命,若旗鼓相當,互不相讓,就只有血戰一場了。

滇驛道之難,還在其慢。從昆明到鄰省,最少也要10天,多的要43天。辛亥革命時,昆明“重九起義”成功,派兵援川,于當年的11月14日從昆明出發,雖星夜兼程,也到12月6日才進抵宜賓,歷時22天。就在這22天中,川局大變,清四川政權垮臺,革命黨人已執政,兩省義軍大起齟齷,幾乎釀成大禍——驛道之慢,誤事誤民,可想而知。

近代鴉片戰爭之后,昆明進出口通商貨物大增,也靠驛道出海。先是取道廣西和廣東,在蒙自設海關征稅,過廣西百色,沿右江至南寧,再循郁江下梧州,船運香港。又一路從百色南轉龍州、東興,再至北海下船——共有兩個出???。

清光緒后期,昆明出入口貨運,又多取道越南,水陸轉運樞紐也從百色轉移到蒙自的蠻耗,沿紅河直達越南海防,走此路通海既近,驛程又短,年省運費,殊不在少。直到1910年滇越鐵路通車后,驛道在昆明對外交通中的地位才漸漸減弱,85%以上的進出口物資都轉而依靠鐵路運輸了。

昆明古驛道上的關、驛、鋪、哨

昆明地處滇池壩子,四圍環山,昆明驛道四出,穿行山間,崎嶇不平,又多危崖險峽,時有盜匪出沒,危及官旅行商,歷代統治者對驛路安全十分重視,各有安排。以昆明為中心,元代沿各條驛路設置站赤,明代設置驛、堡、哨,清代則設置關、汛、塘,都在險要處筑關設卡,立哨駐兵,以保驛道暢通。

據2002年版《昆明市志》所載,清代昆明城郊關卡不少:

城東方向,近城有重關(今東站),建于清康熙三十四年(1695年),俗稱迎恩寺重關樓,為滇桂道、蒙自道、佛海道入昆重要關隘。再東6公里外有金馬關,始建于元代,為通京大道要沖關城、昆明東部重要門戶,號稱滇東北驛道“第一關”,后關城毀于戰火,清康熙二十九年(1690年)重修,現已廢。

東南方向有石虎關,位于關上,以道旁有一石虎得名。為通往滇東南、滇南的驛道關隘,常設兵卒守衛。

西南方向則有七星關,位于宜良湯池,為滇桂驛道重要關隘,建于明洪武十六年(1383年)。初稱鵝塘驛,建瓦房五間,設兵丁防衛,后改稱湯池驛,明景泰元年(1450年)再改巡檢司,成為關卡,清初裁撤。

出昆明南行則有太平關,位于呈貢大漁鄉,建于明洪武十五年(1382年),清代改設中路塘汛,分兵防衛。再往南有關嶺關,位于晉城以南31公里,地勢險要,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。兩晉、隋、唐都在此駐兵,元代設有巡檢司。清同治十三年(1874年)增派馬步兵丁守關。清光緒十一年(1885年)改設驛站,曾設置汛、哨、標、營,分兵防守。昆陽城南15公里則有鐵爐關,地處峻嶺深谷,為昆明車里驛道必經之處,常有盜匪出沒,明清設巡檢司,駐弓箭兵三十余名防衛。

從昆明西行有碧雞關,為迤西大道第一關,西到安寧祿脿又有老鴉關,為迤西驛道上的主要關隘之一,每天有馬幫四千余匹過往、食宿,后演變為村。再往西至祿脿與祿豐腰站交界處有煉象關,號稱“九郡咽喉,西迤鎖鑰”,設于明洪武十六年(1383年),清代沿用,關前石壁上刻有“煉象雄關”,今亦為村。

昆明往北有清水關,為川滇驛道的重要關隘,昆明西北大門,設于清代,駐有鋪司兵,并立關牌。東北方向則有兔耳關,位于小哨,為昆明東北方向驛道的重要關隘,今為村莊。此外還有雙龍鄉的舊關、小河鄉的白邑關、龍泉鎮的石關等,今均廢,有的成為村名。

明清兩代還在驛道要地設置哨衛,派駐鋪司、馬匹,以兵防守,以警道路,稱為鋪哨。昆明城西有黑林鋪,后演變為村名。安寧有草鋪,為迤西道上的大鋪之一,明清民國馱鹽馬幫、商旅過往的重要食宿地。稱“哨”的有城東的十里坡哨;城東北的響水哨、大哨;城北的兩旦石哨、白石崖哨;城西北的普吉哨、桃園哨;城西的東安哨、高枧槽哨、平定哨、長坡哨、煙子哨、太平哨、半個箐哨、小哨、下華哨、平地哨、上哨、下哨、石馬哨等。

云南總驛站設在昆明城東南的滇陽驛,始建于明洪武十六年(1383年),清代沿用,有驛馬60匹、馬夫30名、堡夫100名。昆明城東還有板橋驛,在東郊大板橋,為通京大道重要驛站,設于明弘治八年(1495年),筑有堡城,配驛馬40匹、馬夫20名、堡夫100名。再往東則有楊林驛,位于嵩明楊林鎮,為滇黔驛道重要驛站,北上可接川滇驛道,明洪武十九年(1386年)為千戶所管轄,設兵丁一千余名,后改驛站,有堡夫100名。此外還有呈貢東北的七甸驛、富民東的利浪驛、安寧東的州前驛、晉城東北的晉寧驛等。

行走在昆明古驛道上的“背腳”

說起原始運輸,總離不開“人背馬馱”四字,以“人背”在前,可見其歷史悠久。

昆明近郊農民下地做活,進城賣貨,搬運糧食、草稈、柴禾、蔬菜、水果、食品等生活、生產物資,都離不開背籮。而遠郊彝族、白族、苗族農民,更擅長背運,使用的是高背籮,還有背架、背索等,更利于負重爬山,進行長、短途運輸。清人張詠在《云南風土記》中說:早年滇人運輸物資,除了馬、騾馱運,便是人背,用粗大的繩索捆緊物件,繩索末端用棕皮編織數層,如同一塊厚厚的粗布,寬3寸左右,頂在前額上,又以手拄杖,傴僂而行。途中休息時則“依物而坐”。這樣甚至可以搬運“大木巨石”,可見其“額力”之大,堪稱超群。

清末民初,從事此業者被稱為“背腳”,他們還有自己的“專業設備”:用半月形木板卡在高篾籮上,籮內裝貨物八九十公斤,自己穿一條長大的短褲,以方便透氣,肩上系一塊擦汗的帕子,腳上是自打的草鞋,三五人手持丁字形“打杵”結伴而行,那“打杵”為一種特殊的拐杖,杵腳上釘有鐵釘,行走時杵地以防滑倒。由于身背重物,坐下歇息后站立困難,力不能支之時,便將打杵撐在背架下,便可隨時站立休息,隨時繼續登山。他們胸前掛有布袋,內裝炒面,餓了可以邊走邊吃——如此辛苦,而所獲“腳力錢”甚微,糊口而已。朱凈宇 文圖資料參見《老昆明舊話舊照》)

彩神彩票